校庆动态Anniversary Snapshots

【幼师忆往】首任校长安毓明

发布时间:[2020-10-26] 阅读量:[]

安毓明(Bertha Harding Allen,1889 -1947),美国人,协和幼师第一任校长。“安”是本姓Allen的音译,“毓明”则彰显了献身教育的信念。出生于加利福尼亚的帕萨迪娜,父母都是南加州公理会的骨干。大学先后就读于波莫纳学院和洛杉矶州立师范大学,毕业后远涉重洋,来榕创办了协和幼师,成为世纪之交美国大学生海外志愿服务的浪潮里一员。

图1:前排左二是安毓明校长

当时在教会学校,外籍女教师往往被称为“师姑”。所以,校内习惯称之为“安师姑”,后来在很多师生的记忆中,她的确切姓名反而少有人提及。有一名曾在协和幼师任教过的历史老师追忆:“三个公会联合筹办协幼学校,负责创办人为安师姑、力师姑、齐师姑。” 这表明,连历史教员都不能清楚地写出首任校长的姓名,更不要说学生与社会了。安毓明因为是创办人的关系还可以留下印记,当年一起参与建校的“力师姑”“齐师姑”们就渐渐地被忘却了姓名,只在教会年报里还可以找到一些,诸如Kathleen Phillips、Grace Shawhan、Mary F.Ledyard、Miss Lacy……

在校董会的努力下,协和幼师在1915年选址在鼓楼区鳌峰书院旧址开张了。鳌峰书院曾是清代福州兴盛200余年的书院(鳌峰洲是其在城外的学田,故名),1905年废科举后,书院没落,此时已经破败不堪,偌大的花园里就只剩下了一座孤零零的假山。

建校初期,学校规模很小,一年只招几个到十几个不等的幼师生,其他各地教会所办的幼师在初期都是如此。安毓明在1919年初发表过一篇文章《福州协和事业之幼稚园暨幼师班》(见图2-4)。从文章里可以看出,当年有幼师生6名,幼儿13名。外籍教师2名,幼儿园教师1名,本地教师至少2人,还有舍监1名,管家1名,工友3人。这种状况并没有让安毓明气馁,她兴致勃勃地写道,因为新租用了校舍,下一步计划招收第二个幼师班。

图2-4:安毓明在杂志Life and Light for Woman1919年2月号上发表的文章 “Union Work in Foochow-Kindergarten and Training Class”

初到中国的这些外籍教师需要克服很多困难,人地生疏,语言不通,文化隔膜……最为紧迫的任务就是学习福州方言,否则寸步难行。好在夏察理等前辈已经摸索出了用罗马字来记录福州语平话字的方法,几年后安毓明她们终于可以用福州话和英语做混合式教学,尽管还要借助于手势比比划划,也难免闹出许多令人捧腹的笑话。安毓明在报告中深深羡慕一位名叫莱西的英籍教师,因为她和夏咏美一样自小生在福州、长在福州,所以也能说得一口流利的福州方言。

协和幼师的课程有儿童研究、游戏理论、幼儿故事、福禄培尔生平、乐理、钢琴弹唱、唱歌、绘画、手工、自然、体育英语、国文等课程。

因为教会办学的初衷就是要培养“牧师型幼儿教师”,所以具有强制的宗教灌输,不仅在课程中设置了圣经阅读、旧约人物、约翰福音、主日学入门等诸多课程,祷告与礼拜更是学生不可或缺的日常功课。教会学校这种倾向在1920年代后期受到了中国社会的广泛抵制而掀起了“收回教育权”运动。

图5:公理会1923年年报截图,记载建校时间为1915年,三家参与办学的差会,包括师范部和幼稚园,并述及1923年落成的新校舍的来历。负责人为安毓明,师范生15人,幼儿55人。

图6:公理会1924年年报截图,主要记载师资结构,安毓明等3位外籍专业教师姓名及派遣差会,还有3位本国教师,师范生14人,幼儿55人。1924年毕业生8名,其中1赴婆罗洲(印尼)工作。1名高年级生代表福建省出席第一届全国基督教女青年大会。

 

 

据校友回忆,抗战期间学校内迁到顺昌县洋口时还依然可以见到安师姑,这表明安毓明在协和幼师一直工作到大约1938年。这个可敬的校长一直独身并致力于幼儿教育事业,这深深影响了黄世明、赵碧筠和其他学生。

对于协和这样的幼师办学,幼儿教育专家张宗麟曾这样评价:“当时的基督教所主持的几所保姆班,如杭州的弘道、苏州的景海、北京的燕京、长沙的雅礼、福州的协和等校毕业生,对于技能的训练,都还能练习。他们所办的幼稚园小巧玲珑,虽然宗教色彩太浓,但处处给参观者以愉快。而模仿福氏、蒙氏以及美国新方法,也还能做到几分。”

协和幼师作为教会女学,为当时福州女性接受学校教育和职业训练提供了一种新的机会。诚如福州西教士程吕底亚(Lydia Trimble,华南女子学院创办人)所说:“只要有人关心中国的女孩和女青年,没有什么是她们办不到的。我很愿意告诉她们五个字:‘我能且我会’(1 can and I will)。”

 

(撰稿:陈忠辉)